ENGLISH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厚积,然后才能薄发——南通大学周建忠教授访谈录

    2015年7月26日,2015年中国淮阴屈原与楚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屈原学会第十六届年会在淮阴师范学院召开。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以及韩国、日本的180多名专家学者齐聚淮师,共同研究探讨屈原与楚辞文化,传承弘扬屈原爱国主义精神。会议期间,在中国屈原学会会长、北京语言大学方铭教授的推荐下,我有幸采访了屈原与楚辞文化资深研究专家周建忠教授。

    周教授人如其文,十分幽默风趣,与他的采访十分轻松愉悦。周建忠,南通大学副校长。1978年毕业于扬州大学中文系。2004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博士生导师、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曾出版《当代楚辞研究论纲》、《楚辞论稿》、《楚辞评介》等著作,发表《楚辞与楚辞学》、《屈陶异同论》、《明代楚辞要籍题解》等160多篇论文,主编《大学语文》、《中国古代文学史》等教材,曾被江苏省政府授予“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曾获中国屈原学会十年屈学研究一等奖等多次荣誉。

《楚辞》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记者:周教授,我看到您有一篇自述:《我是这样走上研究屈原之路的——<当代楚辞研究论纲>写作甘苦谈》,所以对您走上研究屈原之路的原因十分好奇,您能谈谈当时的初衷吗?

周建忠:一是工作的需要,我工作的时候,因教学需要,教研室将我分在先秦文学段。第一学期我阅读研究《诗经》,第二学期阅读研究《楚辞》,结果一发而不可收拾,至今未能走出来。二是我自己的喜好和痴迷,我总觉得,《楚辞》里还有许多疑问,尽管《诗经》里虽然也有不少疑问,但大部分可以把握,而《楚辞》里却有无数的问题,至今仍可以说是无法把握。比如说《诗经》到《楚辞》之间的桥梁是什么,它们是怎么过渡的?《楚辞》又是如何流传下来?这些至今是难解之谜。基于这两个原因,我走上了研究屈原这条路。

 
卑微的人各有原因,伟大的人大都相似
记者:现代学者也经常将屈原和陶渊明二人联系起来,您也做过一篇《屈陶异同论》的论文,您觉得他们的异同点在哪里?
周建忠:有些人认为屈原是入世,陶渊明属于出世。而我读了陶渊明的所有作品以后,认为这个评价是有误的。屈原和陶渊明本质上其实是相同的。相同点有以下几点:
第一,他们都有自己的政治追求和理想抱负,都志存高远。这一点陶渊明的诗歌表述很强烈,“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屈原也是如此,如果在今天,他们的第一志愿就是做官,第二志愿做官,第三志愿做官,服从志愿还是做官。 
第二,他们的创作,都是日记体诗,如何流传下来的一直是个文化传播之谜。他们的诗歌,若在当时公布可能会被政治环境所不容。陶渊明交往有限好友不多,但即便是像颜延之这样的唯一挚友对他的创作知之甚少,仅“文取指达”一句带过,真正的内心世界不为当世人所知。陶渊明真正的走红是照明太子发现了他,一人入了“三史”。屈原的作品也是这样,到了司马迁撰写《史记》才真正被挖掘出来。第三,他们都有一样的高尚人格。都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品质,不肯迁就不愿放弃。其实只要他们放下身段,稍稍委曲求全或随波逐流,结果就会好些,但是屈原不肯,他其实是迈不过自己心中的坎而不是社会,所以他也绝对不是被人迫害致死。再说陶渊明,他当时的生活处境那么艰难,“草屋八九间”,其实只有两三间房子,旁边都是一些破旧的东西,而且这个破房子经过了三个月便被烧毁了,最后被迫他住在一只船上。陶渊明归隐后种地,效果极不理想。我也在乡下种地,我的收成很好,但是陶渊明他不会种地,他在诗里也写“人皆获其宜,拙生失其方”,人家年年收获,而他的庄稼长得乱七八糟,“草盛豆苗稀”,“披草共来往”,他的豆子也长不好。即使就是这样的处境,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
记者:简单来说,在您的眼里,屈原是个怎样的形象?
周建忠: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根据我们研究可知,他是楚王同姓贵族,出生在都城郢都,长于流放犯人的秭归,家里一定发生过重大变故。生活中也常遇到遭遇重大家庭变故的孩子,得到良好的教育,进而发愤读书最后成才,这些都是对自己定位很高、要求严格的人。他对自己文学、政治、人格的要求,定位一定都很高。这一点成就了他,但同样最后也害了他,政治失意,流放江南,因为对自己的高定位,余心所善,所以人生选择则九死未悔,“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最难说服的是自己心
记者:这些年来,人们对屈原的自沉原因有很多种说法,您更倾向于哪一种?
周建忠:研究屈原,首先遵循实证的资料原则,以先秦的资料为主,按照林庚教授的观点可以延续到汉代,包括司马迁、刘向等人的记载,魏晋以后的资料只能作为参考。据资料记载,农历五月初五是灾难日、死亡日,这一天有很多禁忌,在这一天出生的孩子要扔掉,像《史记》里记载的孟尝君田文就出生在五月初五,出生后父亲责令其母必须扔掉。屈原恰好选在并不平凡的五月初五这一天沉江。所以,屈原自沉这一事件是真实存在、毋庸置疑的。
至于自沉原因,其实是像之前说的,是他自身无法解决的矛盾所致,他迈不出自己的坎。屈原他可以说是一位四项全能的人才,有忠君爱国、独立不迁、上下求索、好修为常。我将战国时候的著名人物和他做过比较,坚持三项的是庄子,坚持两项的是孟子。只要屈原放弃一项,他都可以生存下来,但是他没有。
他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典范,但是对于他,我们只能崇拜不可效仿,只能仰望而难以企及。因而他的死,并不是因为楚国灭亡,当时楚国也并没有真正灭亡。归根结底,是他自身的三个矛盾:仕与隐的矛盾,进与退的矛盾,生与死的矛盾。比研究成果更耐人寻味的作者本身。
记者:看到您发表了许多的论文成果,对屈原的研究也十分细致,您研究了屈原这么多年,有什么感触比较深的吗?
周建忠:首先是积累,研究屈原和楚辞,没有十年的积累,根本无从下手。我当时在做三个研究,除了屈原,其他两个研究都可以很快得出结论发表出来享誉学界。但对于屈原的研究,经历了12年,我才开始得出一系列的研究成果,在这期间也曾犹豫彷徨过很久。其次是坚持。我的智商并不高,在南通这个小城市工作,我之所以能有现在的成绩,我想就是我比别的人能坚持。最后是信心。相信没有什么领域不能克服。一次做屈原研究时看到做考古的人,心里十分羡慕,感觉他们什么都懂。于是我花了十年的时间学习研究考古,钻研了考古学的专业知识,并贯穿运用到楚辞研究上。所以,人和人的智商之差并不大,就像马克思所说,哲学家和马车夫的差别,就是白狗与黄狗的差别,毛色不同而已。关键就是坚持与信心。
记者:您的语言风格似乎和其他学者不太一样呢。
周建忠:是的,我的语言稍稍轻松幽默。除了考据性研究,其他作品行文大都是比较风趣略带调侃的。我有一个设想,就是希望我的学术研究,可以不那么拘谨,也可以是轻松愉悦的。
(2015年10月21日)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